探秘殿堂级非主流暗黑系家具 领略意大利“激进设计”

导读:
如果说家具也有暗黑的一面,那 Material Lust 在其中当属殿堂级。Material Lust是家居产品设计领域中响当当的夫妻组合,这对新锐艺术家夫妻将60年代从意大利兴起的发对主流设计标准的“挤进设计”重新带到时代前沿。

家居产品设计领域,我们挑选出其中“最暗黑”的一对搭档, Material Lust。在偏向商业实用主义设计的美国,这对新锐艺术家夫妇正在通过自己设计的家具,将60年代从意大利兴起的,反对主流设计标准的“激进设计”重新带到时代前沿。

 “二合一的双性人”

他们的灵感常来源于宗教、象形文字或神秘符号,在设计上,他们自称是“二合一的双性人”。

殿堂级的非主流暗黑系家具

殿堂级的非主流暗黑系家具

如果说家具也有暗黑的一面,那 Material Lust 在其中当属殿堂级。虽然风格奇异、不随主流,但自从2014年亮相后,Material Lust 就备受关注,这几年频频出现在各种媒体的报道中,被评价为值得关注的新锐艺术家、美国设计领域的黑马,去年布鲁克林博物馆也买下了他们一件作品作为永久收藏。非主流的暗黑系家具到底有何魅力令人如此着迷?

美国奢侈品百货公司2016秋季商品宣传照中用了 Material Lust 的作品做拍摄道具

美国奢侈品百货公司 SAKS FIFTH AVENUE 2016秋季商品宣传照中用了 Material Lust 的作品做拍摄道具。

实际上,用“家具”来概括 Material Lust 的作品过于简单化了,或许应该称之为具备家具功能的雕塑艺术。Material Lust 形容自己是伪装成设计师的艺术家。艺术家通常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设计师则更加关注受众的感受,设法将自己的意图最大限度地传递出去。Material Lust 是艺术和设计的完美结合:从艺术家的立场出发,用设计作为艺术创作的媒介。

Material Lust 两位创始人,左边是 Christian Swafford,右边是 Lauren Larson

Material Lust 两位创始人,左边是 Christian Swafford,右边是 Lauren Larson。

Material Lust 背后的这对甜蜜的Couple,Christian Swafford 和 Lauren Larson,两人有着相似的成长背景,他们的母亲都是画家,从小就接受艺术熏陶,后来又同在帕森斯设计学院读书,Swafford 学的是产品设计,Larson 是室内设计。然而在学校时他们只是知道对方的存在,直到毕业时 Swafford 邀请 Larson 去参观他的画廊展览,两人才开始来往。

毕业后的几年里,Swafford 在家具公司担任创意总监,Larson 则是一位设计总监。2014年,他们触到了职业生涯的天花板,需要寻找下一个目标。同年,Swafford 和 Larson 决定打造属于自己的极速快三,并命名为 Material Lust(物欲),希望能让人们感受到一种无法抵抗的想要拥有它们的欲望。

延伸阅读:从建筑设计转行家居设计 这位法国设计师的作品诠释何为浪漫

下面让我们从 Material Lust 生活工作的空间到产品设计、制作过程,来探索家具的暗黑一面和 Material Lust 的独特魅力。

隐居纽约,创作是生活的必需品

隐居纽约,创作是生活的必需品

2016年春季,位于纽约下东区一栋八层建筑顶楼的空间:Material Lust Aneex 正式开放了,这里是 Material Lust 生活、工作的空间,也是作品展示的地方。对他们而言,工作和生活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线,创作就是生活必备的一部分,“我们两人都不爱社交,就像隐居一样,每天吃饭、睡觉、呼吸、创作……”

不爱社交,隐居生活

阁楼上,一整片纯白色的墙壁映着天窗撒下的日光,明亮的白色空间和其中的黑色作品形成了一种视觉平衡。他们作品中惯用的极简配色在这个空间体现得淋漓尽致。其实不仅是作品,Swafford 和 Larson 的日常着装也是全身黑色。

白色墙上将窗户框起来并向上延伸出一个尖顶的黑色线条,是现代主义的哥特式尖拱

白色墙上将窗户框起来并向上延伸出一个尖顶的黑色线条,是现代主义的哥特式尖拱。

楼梯用黑色绳子编织装饰

楼梯用黑色绳子编织装饰

Aneex 作为一个沙龙空间,除了展示自己的作品,Material Lust 也希望能在这个空间里增进与其他独立艺术家的合作。比如客厅墙壁正中央挂着的装饰编织物,就是与纽约艺术家 To Dødsfall 合作的,还有一幅黑色皮夹克袖子的挂画,是来自刺青艺术家 Tamara Santibanez 的作品。

To Dødsfall 的编织作品

To Dødsfall 的编织作品

刺青艺术家 Tamara Santibanez 的作品 

刺青艺术家 Tamara Santibanez 的作品

墙上那盏线条圆润的黄铜壁灯,形状借鉴自古老的异教徒标志

墙上那盏线条圆润的黄铜壁灯,形状借鉴自古老的异教徒标志

情绪板上满满的剪报

情绪板上满满的剪报。现在很多人用Pinterest,但Material Lust并不打算数字化,就喜欢这样让它们盯着自己。

最近推出的香薰喷雾 Apostate

最近推出的香薰喷雾 Apostate。布置这个空间的时候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原来是气味。

暗黑而不邪恶,风格奇异的设计

暗黑而不邪恶,

有一次,Material Lust 在 Instagram 上发了一张作品照片,有人在下面评论:“取消关注这些撒旦崇拜主义者”。Swafford 说,其实那个设计的灵感来自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跟撒旦崇拜没有任何关系。

人们总是习惯要将事物分门别类,可要为 Material Lust 找到一个可以归入其中的合适类别,真是不可能完成的挑战。它暗黑但不邪恶,庄严但不刻板,冷酷但不恐怖。

Material Lust 首先应该被当做是艺术品,其次才是家具,毕竟功能和美观并不是他们追求的首要目标。他们的灵感来源非常广泛,从经典艺术到古代史、宗教、象形文字、神秘符号等。所以作品看上去有几分像是宗教信徒祈祷的圣坛,或是为现代重新设计的古老图腾。

风格奇异的设计

除了从过去的历史中汲取灵感,他们也喜欢传统的工艺、传统的材质,产品大都是用实木和金属,颜色也是以黑白为主的中立色彩,由世代传习的匠人手工打造。

Material Lust 定位于高端市场,这意味着高昂售价的同时,也是更高品质的保证。他们希望自己做出可以传世的、不会被轻易丢掉的作品,他们每做一样东西,都会严格地进行自我审视:这个世界是否需要这些东西?它们真的值得存在吗?

下面一起来看看 Material Lust 不同系列的代表性作品。

/ Geometry is God /

Geometry is God 系列的灵感源于对异教徒标志、炼金术符号和古代几何的迷恋。他们尝试在不丢失原有美学魅力的基础上重新诠释这些图形。创作时为了考虑如何将纸上的2D图形转化为3D形式的家具,Larson 还重绘了上百个神秘符号、象形文字等。

炼金术圣坛烛台

炼金术圣坛烛台

像八爪鱼形状的落地灯和台灯

像八爪鱼形状的落地灯和台灯

 

“反虚荣”梳妆台

“反虚荣”梳妆台

“杜亚特”(古埃及神话中的冥府)台灯

“杜亚特”(古埃及神话中的冥府)台灯

炼金术桌子

“克奴姆”(古埃及神话中的公羊神)壁灯

“克奴姆”(古埃及神话中的公羊神)壁灯

炼金术桌子

异教徒椅

异教徒椅

消失的双面椅

消失的双面椅

/ DERMA/

DERMA 系列是与艺术家 To Dødsfall 合作的手工编织品。Material Lust 也希望借此重新定义地毯,编织物也可以具有雕塑性,不仅放在地上,也可以放在墙上、其他任何地方作为装饰物。

DERMA

/ PEAK/

PEAK 系列包括一个牛血红色的沙发和一个骨色的椅子,它们的形状不规则但却能非常好地包裹住身体,让人感觉温柔而有力量,与其他系列的棱角线条略有不同,PEAK 系列的超现实主义味道也更加浓郁。

双子峰沙发

双子峰沙发

 

山峰椅

山峰椅

/ BÖ/

BÖ 系列也是与 To Dødsfall 合作的,主要是手工编织的多层流苏。所用的材质以马毛为主,根据不同的作品结合其他材料,如羊毛线、棉线、皮革、玻璃珠等。BÖ 系列产品并非一成不变,你的选择、你的动作都会持续改变它。

/ Fictional Furniture/

Fictional Furniture 儿童系列家具是为儿童的想象力打造的空白画布。Material Lust 希望打造给儿童用的传家宝,而不是像塑料椅那样可以到处乱拖不被尊重的家具。当小朋友坐上这些稍显笨重的椅子时能平静下来、对它们也多几分敬意,或许这也不失为驯服小孩子的好办法。

爬行椅

爬行椅

朱鹮椅

朱鹮椅

怪物衣架

怪物衣架

世代传习的匠人手艺

Material Lust 一边毫不妥协地做前卫设计,一边沿用历史悠久的传统技艺。为了保证产品的高品质,它们大都是手工制作,合作的匠人是纽约和意大利佛罗伦萨世代传习的手工艺匠人。这些匠人们出乎意料地非常乐意与他们合作,Material Lust奇异的风格和大胆的设计,也让匠人们看到了传统材质和技艺的新生。

爬行椅的制作过程

爬行椅的制作过程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工坊内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工坊内

在佛罗伦萨为 Holland&Shelly 设计并打造的灯具

在佛罗伦萨为 Holland&Shelly 设计并打造的灯具

“没有Lauren我们的作品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好看,没有Christian我们的作品压根儿就不成立。我们已经非常依赖对方的才华和天赋,在设计上,我们是二合一的双性人”。

Material Lust 成立三年,两个人的创作默契且互补,他们越发坚定当初创立工作室是非常正确的一步,“它让我们的个人品味得到增强,给了我们更清晰的眼光去弄清楚商业方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