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学生为挪威囚犯设计了一套家具

导读:
我们觉得“奢华”,在挪威惩教署看来却是正常的。因为他们认为监狱只能限制人的自由,而不是人权。

斯德哥尔摩家具灯具展(Stockholm Furniture & Light Fair)将自己定义为北欧设计最重要的一个展会。每年有很多北欧学生和新兴设计师在这里展出作品,寻找机会。

位于挪威西南部的卑尔根市大学设计学院的学生与卑尔根市监狱惩教署和巴斯托(Bastoy)监狱合作,展示了为罪犯们设计的一套简单舒适的家具原型。

卑尔根市大学设计学院参与此次设计的学生

卑尔根市大学设计学院参与此次设计的学生

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监狱给学生的要求是:适合监狱的基础设施,或者适合犯人释放后过渡期间的房屋设施。又或者,这些家具的制作方式要简单到可以在监狱的 workshop 里教会每一个犯人。

Frid Smelvær Høgelid、Amanda Ivarsøy Kovacs 、Camilla Figueroa、Kamilla Stokkevåg 关注如何在“后监狱”时期帮助犯人们减少焦虑,更好地适应社会。

S 形曲线的床垫

S 形曲线的床垫

Frid Smelvær Høgelid 设计了一个 S 形曲线的床垫,躺在上面,腰部下沉,小腿抬升,再把胳膊伸在头上方,轻松惬意。Amanda Ivarsøy Kovacs 设计了有两面靠背的座椅,舒服的浅粉浅蓝,配上圆形的抱枕伴侣,可以让人感觉到被包围的安全感和视觉、身体上的舒适感。

“世界变化得很快,囚犯几年后离开监狱,对他来说一切可能都是新的,这可能会带来焦虑和压力。我想要给坐在椅子上的人一种掌控感,当你坐在有着高靠背椅子上,你可以感觉到它保护着你的同时,依旧可以看到屋子里的全景”。Amanda Ivarsøy Kovacs 对 Dezeen 说。

Siksak 座椅

Siksak 座椅

Swap 座椅

Swap 座椅

Camilla Figueroa 和 Kamilla Stokkevåg 则关注可以适用不同坐姿的座椅,以起到放松的作用。Camilla Figueroa 的 Siksak 座椅,舒服的垫子下面镂空弯曲的椅面设计可以允许一定程度的坐姿范围。Kamilla Stokkevåg 的 Swap 座椅三个靠背可以让你享受花样坐姿。

还有一些学生,用简单易做的家具,帮助犯人提升信心以重新构建自我。Elisabeth Frafjord Solberg 和 Vilde Sæternes Johannesen 设计的灯,用简单的钢材、大理石或者木板、水泥制造出经典北欧极简灯具,几何图像和线条的把控让其虽然简单,却没有丢失现代设计感。

Elisabeth Frafjord Solberg

Elisabeth Frafjord Solberg

对囚犯周到极致的考虑,在挪威一点都不奇怪。挪威的监狱以人性化的设施和制度闻名,被称作是“诱惑犯罪的天堂”。

这次与学生合作的巴斯托(Bastoy)监狱,在一座单独的小岛上,被称为是世界上最舒服的监狱,关押在这里的罪犯们只要遵守一定的规则,比如参加定量的工作(囚犯会得到薪酬)、态度积极、生活自律、无恶劣的态度,便可以完全享受与正常人一般自由的生活。不过只有表现良好的囚犯才能住进巴斯托监狱。

延伸阅读:经典的才是最好的,Dezeen 评选出了 2016 十大再版经典家具

巴斯托(Bastoy)监狱 来源:Wiki

巴斯托(Bastoy)监狱 来源:Wiki

根据《每日邮报》,他们住在木屋别墅里,有自己的钥匙,没有铁丝网和警岗,“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岛上骑脚踏车、在海滩游泳、看电影和参加有机耕种”。

而在饮食上,不像女子监狱里让人感觉难吃到死的食物,巴斯托(Bastoy)监狱的饮食“从白酱鱼丸、鸡肉汤到鲑鱼”应有尽有,地下室还专门饲养着鸡,为他们提供每日的鸡蛋需求。

这样的地方怎们看也像是来度假的,而不是服刑。唯一的惩罚可能就是被剥夺了社会自由权。

巴斯托监狱生活,来源:wordpress

巴斯托监狱生活,来源:wordpress

同样,在挪威耗巨资修建的“五星级监狱”哈尔登(Halden)监狱,内部配备健身房、录音棚、体育馆、图书馆、独立厨房等基础设施,居住的房间也让很多人称比自己租的房子都要好。为了减少囚犯的桎梏感,建筑们甚至用森林将高墙掩盖起来。

哈尔登(Halden)监狱,来源 architecture norway哈尔登(Halden)监狱外观,来源 archi

哈尔登(Halden)监狱内部房间,来源 architecture norway

哈尔登(Halden)监狱,来源 architecture norway

虽然挪威不是每一个监狱都如上述两个这般舒适,但类似于这样半开放式设计的监狱在挪威大概有三分之一。

这主要是因为挪威没有死刑,且最高服刑期为 21 年,大多数囚犯最终会重返社会,因此让他们更迅速融入社会,并过上正常积极的生活是监狱运作的主要目的。

根据 The Guardian 报道,2015 年挪威运送了超过 1000 个罪犯到荷兰的监狱,因为挪威的罪犯太多了,不够用,而荷兰监狱又空置太多。也许你觉得,‘奢华’的监狱是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

但在整体上来看,根据 Oslo 挪威犯罪和安全报告,2015 年挪威犯罪率比去年同比下降 8.7%,而根据 CNN 报道,挪威两年内重复犯罪率较低,在 20% 左右(2010 年数据)。

而我们觉得“奢华”,在挪威惩教署看来却是正常的。因为他们认为监狱只能限制人的自由,而不是人权。